新闻中心
  媒体报道
新闻中心
“司令员组合”踏绿大漠沙海
发布时间:2017年03月22日 13:56

  梭梭、花棒、沙柳,这些抗旱抗热耐旱的沙漠植物,奇迹般地生长在腾格里沙漠东缘。像一个个卫士抵抗着沙尘暴,守护着我们的城市、乡村。

  有谁能想像,这里在九十年代,是个沙尘暴集中地,每到春天,平均每周要刮一到两次沙尘暴。它影响到我国华北、东北,影响着我们的蓝天、白云。

  就是在这内蒙古自治区的最西边,走来了一队队抗沙植绿的大军。走在最前边的是4位司令员,他们是黄高成、李旦生、张新华、李德海。人称大漠治沙的“司令员组合”。

 

“長森源”2016-感动边疆年度人物颁奖现场,李旦生司令代表组合上台与颁奖人一起合影

  霓红灯闪耀下的名星组合,在文艺舞台上尽揽风光的时候,“司令员组合”顶风寒,抗严寒,在大漠上栽种绿植。他们没有夹着尖叫的掌声,也没有扑鼻芳香的鲜花。有的只是一身没有军衔的野战迷彩服,有的是满身抖不掉的黄沙。

  踏着大漠沙海,“司令员组合”就像一艘战舰,向前,向着沙漠。向前,向着戈壁。向前,向着天荒。

  黄高成少将,今年68岁,曾任内蒙古军区司令员,八千里边防线他带兵戍守十余年。当四十余年的军旅生涯结束的那一天,他选泽了去治沙。退休了,有的将军选择了写字练画,而他与妻子,一年从北京往大漠跑四五趟,跟着大伙一块一棵一棵地植下树苗。接下来是阿拉善军分区三任司令员退休后,交替跟上黄高成去治沙,而且逐渐在大漠沙场形成特殊的“战斗队形”。

  李旦生,2002年他还任阿拉善军分区司令员,响应党中央开发大西北的号召,利用“爱国情怀教育”与深交所共同发起“整治沙漠,还我蓝天”的活动。面对浩瀚的大漠,李旦生与深圳证劵交易所理事长陈东征军民携手,又一次打响了“绿化大沙漠、遏制沙尘暴”的生态战役,创建了青年世纪林。李旦生退休了,治沙造林成为他永远的创业。

  张新华,阿拉善入伍又在阿拉善退休的军分区司令员,为老司令们治沙当后盾,发动民兵预备役治沙打攻坚。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张司令员选好治沙的近路。每年春季植树的时候都要带着妻子,花一天时间赶700多公里的路,从呼和浩特开着私家车来大漠种树,来一趟就是个把月。

  李德海从军分区司令员退休后,又一次把治沙当退路,弹起了“司令员组合”的四重奏。他与当地农牧民合作成立新型合作社,承诺将与沙柳伴生的经济作物收入归农牧民。一诺千金。老百姓治沙的劲头就向火苗往上窜。

  一支“司令员组合”唱响的治沙“大风歌”,如旌旗飘飘荡沙尘,如战鼓咚咚擂荒漠,更如号角声声唤千军。在贺兰山西侧,在腾格里沙漠,在戈壁荒原,用一双双粗壮的手,垒起绿色的屏障。

  司令员们依然走在队伍的最前面。黄高成利用各种机会了解沙漠治理的新理念、新技术,每年春、秋两季植树时,都要亲任教员,为边防军民传授“容器植树”和“高压水冲植树”等新方法。李旦生和深交所发起成立公益组织“阿拉善生态基金会”,把在阿拉善公益治沙活动办成“国情教育的基地”,办成“参与国家大面积植树的基地”。

  张新华精算种树的细帐,把投到挖坑、打井、管理、培育树苗的每分钱都花在刀刃上。李德海把每年来参加植树活动的党政机关干部、企业集团员工、志愿者,分批指导,先军训,再植树。上百家上市企业、数千人前来向司令员们报到。

“長森源”2016-感动边疆年度人物颁奖现场,战斗英雄孙玉国司令员同李旦生合影

  去年辞旧迎新的时刻,李旦生司令员心情激动地向人们报告了他们辉煌的战果:

  十四年来,沙漠植树种了多少先不算,成活的共计七万八千余亩。先后建成了“青年世纪林”、“中国上市公司生态林”、“边防军民生态林”等7个大面积的生态林基地,阿拉善生态基金被内蒙古民政厅评为“5A”级基金会。

  2015年12月,在法国巴黎世界气候峰会上,阿拉善生态基金会荣获“中欧十佳绿茵基金会”奖。2016年在网上开展了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绿色行走锻炼身体的活动,有二十几万人参加。阿拉善左旗开展了沙漠马拉松赛,千余名运动员冲向沙海。

  治沙重振了司令员们的雄风。他们领军率民,治沙植树,挡风沙锁黄龙,改善了气候。人们无不真切地感到,这些年阿拉善左旗从每年十几场沙尘暴到没有沙尘暴了。有人形容现在“敢在大街张嘴笑了”。

  大漠边疆又填新风景。好玩儿的把这边独好当成游览地好信儿的前来看究竟。如今,放眼望去,巴丹吉林沙漠边缘形成了一条23公里长的绿色屏障。

  是战将必有战功。“司令员组合”的战歌没有高调,没有休止符,扬鞭策马不下鞍。他们给自己植树治沙规划了3个一百年的总体任务,即建党100周年时,完成20万亩,建军100周年时,完成30万亩,建国一百周年时,完成40万亩的植树任务。

  这一组司令员们再出征的奋进目标里,蕴藏量老兵们的迎接新挑战的力量。他们要走出阿拉善,参加到国家更广泛的地域去,承接更艰苦更繁重的环境治理、生态保护的任务。

  风,在将士的头顶绕过。沙,在将士的脚下降俘。人们在向司令员致敬的同时有了要为他们树碑的愿望,司令员们笑着止住:“别忘了司令后边有个员字,那是指人民的一员”。掷地有声的回答震荡人们敬佩的心,报名加入防风治沙群体的接连不断。

  集结号下,退休的、自主择业的军官来了,深交所、中国上市公司协会、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等国家级金融机构的领导与员工来了。阿拉善政府离退休的老干部、北京市八一中学的师生来了。治沙大军里多了许多战友情,多了许多乡情。

  就是这些一个个跟着黄胶鞋走上大漠的脚印,踏出了一片片悦目葱郁的绿洲。司令员们说:“哪怕不给一分钱,我们也愿意把汗洒在这片边关沙漠,把它染绿,给边疆生活的子孙后代留个好环境。”

  梭梭、花棒、沙柳,描绘着大漠的大美。蓝天、白云、绿洲,书写出老兵壮怀的春秋。敬礼,老兵,我们的司令员。请充许在你的治沙大军名册中填上我们的名字。

 
发起单位:
111111